当前位置: 主页 > 社区 >
社区
一心在一艺匠心铸重器(工匠绝活·特别报道)
发布时间:2021-10-10

  心心在一艺,其艺必工;心心在一职,其职必举。新时代广大劳动者矢志奋斗、提升技能、成长成才、为国奉献……一位位高技能人才,立足本行业,努力担大任、干大事,成大器、立大功。培养大国工匠,产业工人成为创新驱动骨干力量;建设制造强国,技能人才创造活力竞相迸发。

  6月22日,由人社部主办的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名单揭晓。本报记者采访了5位获奖者,感受这些高技能人才的精湛技艺,了解他们在创新创造中攀登技能高峰的故事。

  铸星船,焊接焊缝要求不能超过头发丝;稳准快,40多米高空完成集装箱装卸……6月22日,由人社部主办的第十五届中华技能大奖获奖者名单揭晓。据了解,中华技能大奖每两年举办一次,本届大奖共评选出30名获奖者。作为高技能人才,他们中有践行老一辈石油人传统,推动生产创新增效的创新者;也有坚守高速动车组生产一线,助力中国高铁发展的领跑者。

  习总书记强调:“激励更多劳动者特别是青年人走技能成才、技能报国之路,培养更多高技能人才和大国工匠”。

  高技能人才“高”在哪?有哪些成长故事?今后如何营造大环境,让更多技能人才创新有舞台、成才有支撑、付出有回报?

  站在轨道旁的郭锐(图①,栾福辉摄),心跳加速,目光紧盯住远处驶来的列车,手心攥出了汗。动车渐渐驶来,从他面前开过,泪水再也止不住。

  回想起2007年4月18日的场景,郭锐至今仍很激动。那天,首批“和谐号”高速动车组正式运营,郭锐作为中国中车集团派出的随车专家来到现场:“这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生产的动车组,上面有我亲手组装的转向架!”

  据人社部相关负责人介绍,像郭锐一样,本次获奖者均为高级技师,身怀一技之长,练就了绝活绝技。他们从全国各地各行业中选拔而出,在工作中发扬劳动精神,发挥示范作用。

  郭锐出身于铁路家庭,祖辈造蒸汽机车,父辈造绿皮车,郭锐造高速动车组。2006年,郭锐团队承担起动车组转向架的装配制造任务。“转向架,就是高速列车的‘腿’,列车跑得快和稳,全靠转向架零部件的精密装配。”郭锐介绍,装配部件上千个,尺寸记录上万条,精度以微米计。

  “我们必须练就一流技艺,树立一流标准,铸造大国重器。”郭锐暗下决心。他和同事通宵达旦试验,没有现成的操作要领,就查图纸找资料。当时,查阅的资料有两米多高,笔记10余万字。历时两个多月,攻克10余项技术壁垒。

  2015年,“复兴号”动车组首列样车进入试制阶段。转向架采用全新分体式轴箱,装配精度要求前所未有。怎么办?郭锐觉得,只能从螺栓紧固入手。但6个螺栓的紧固次序组合有720种,预紧力度组合不计其数。找出装配方案,就像破译密码。

  毫厘见线种方案中一组一组试了上千次,最终达到精度要求!“‘复兴号’列车上50多万个零部件,都要做成精品。”郭锐说。如今,经郭锐团队装配出的列车超过2900列,安全运营里程超过30亿公里,相当于绕地球8万多圈。

  “制造业是立国之本、兴国之器和强国之基。目前,我国正在建设制造强国、质量强国。”人社部相关负责人介绍,此次评选突出时代性,30名大奖获得者共涉及19个职业(工种),均为制造业。

  在中国铁路工程集团,有一间“王汝运劳模创新工作室”。王汝运(图②,本报记者原韬雄摄)是钢结构车间焊接高级技师,也是技能大奖获奖者。走进工作室实验场地,电机隆隆,王汝运正在做试验。防护罩前,焊枪稳稳移动,2021-10-08社区最美的“妆容”来自最勤劳的双手。焊花四溅;防护罩后,双眼闪亮,呼吸均匀。王汝运戴着厚手套,手臂上的伤痕依稀可见。

  王汝运领衔创新的多项工艺,被用在国内外多个大桥建造中。其中,“南二桥”的焊接任务至今让他难忘。“南二桥”是南京八卦洲长江大桥。2001年,王汝运带领团队承担大桥主体钢箱梁焊接。“钢箱梁是多边体,要用到横焊、竖焊、仰焊,需十几个人精密配合。”他说。

  顶着60多摄氏度高温,王汝运带领团队苦干一个多月,为了抢最佳焊接环境,有时每天工作14个小时……最终,项目有两个节间环缝创造了100%探伤合格率的纪录。仅王汝运一人完成的焊缝总长度就达到2000多米,几乎相当于长江南北岸的直线距离。

  创新是技术的灵魂。人社部相关负责人介绍,本次大奖获得者在技术革新和应用推广等方面均作出过突出贡献,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。

  生锈的旧电缆,只要扔进“池子”几分钟,捞出来就像新的。“池子”边更换电缆的工作人员说,原来三四个工人干一天的活,用“池子”半小时就能解决。

  在淮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综采安拆分公司,工友们都佩服高级技师王忠才(图④,右一,苗子健摄)。从技校毕业来到矿上,他当过煤炭工人,拉支架、和煤、开采煤机,后来转岗维修采煤机,至今24年。

  获奖以后,有人问王忠才这些“绝活”是怎么练成的,他说:“多思考多发现多钻研,困难就能迎刃而解。”

  王忠才平时话少,一旦谈起采煤,就有说不完的话。在井下,他掏出掖在工作服里的图纸,对着采煤机一琢磨就是几个小时,以至错过升井。

  闲暇的时候,王忠才喜欢闭上眼睛琢磨设备维修的事。会有啥故障,需要哪些工具,怎么排查维修,零件之间如何关联……“创新也不一定是从无到有,把每个环节想深想透,然后一个个排除,就是创新。”王忠才说。

  创新还需要知识滋养。多年前,华北制药金坦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一台进口设备出现故障。如果将设备运回原厂修理,公司停产2个月,每月损失上千万元;请原厂派人修,要几十万元,仍要停产一个月。

  公司维修电工齐名(图③,左一,资料照片)站了出来。他将覆盖在电路板上的胶一点点清除,根据电路走向拓画出原理图。经分析,故障点是一个电阻。最终,花了几毛钱买了一个电阻换上,问题解决了。

  “电阻便宜,但换电阻的点子值钱。”齐名笑着说。在公司里,从巡检电线、维修设备,到设计电路图、编写程序代码,齐名是个技术全能。现年50岁的齐名已经在电气仪表自动化维修第一线年。

  走进齐名的办公室,能看到各种设备零件,他正和同事聚在电脑屏幕前,调试自动化生产控制系统。书柜里,电工工艺、机械基础、数字电路、编程语言等书籍摆得满满的。

  “书陪伴了我几十年。”齐名说,上世纪90年代初上班时,技工还要在铜片上练钻孔,供设备安装连接使用。很多技工日夜练习,只为把孔钻得精细、方差小一点。结果没几年,液压钻孔机出现,技工们多年所学付之东流。齐名说,“技工要学习,否则会被新技术淘汰的。”

  齐名介绍,多年来,像他这样的技工职称晋升空间有限。好消息是,2018年底,人社部出台有关规定,符合要求的技术工人,可申报相应的工程师专业职称。

  练就绝活,离不开对“工匠精神”的坚守。目前,全社会都在弘扬“工匠精神”。“工匠精神包括高超的技艺和精湛的技能,专注负责的工作态度,精益求精的工作理念,以及对职业的责任感。”相关专家表示。

  山东寿光,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江汉油田清河采油厂。张义铁(图⑤,王海欣摄)神情专注,他正盯着采油设备能否成功更换套管——这是他们自己设计的工具,但已经失败了8次。

  天下起雨,同事叫他“回去吧”,张义铁有点急:“再等等,说不定这次能行。”

  同事小心操作机器,张义铁在旁观察,液压钳瞬间咬合,顺利更换钢管……“成功了!”大家一起欢呼,全然不顾打在身上的雨。

  想起2018年7月的情景,张义铁历历在目。张义铁是个“80后”,父亲在湖北江汉油田工作。从小在石油大院长大的他,经常听“铁人”王进喜的故事。技校毕业后,张义铁被分到江汉油田采油队工作。

  “刚来这里,大片的滩涂和盐碱地,电线年,张义铁响应号召,奔赴寿光羊口镇清河采油厂。油田开采过程中,生产井由于热采,地面下沉,造成井口抬升,影响正常生产。张义铁接手,有人觉得:“国内外都没办法,一个采油工能行吗?”

  张义铁不信邪。为了一个技术细节,他挑灯夜战,光画图纸就是十几个小时,一张不行再画一张。为了跟踪成果运用,白天晚上连续在井上观察。最终,张义铁研制的径向锚定法取换套技术试验成功,填补国内定点更换套管的技术空白。

  2018年,我国首个大型页岩气田——涪陵页岩气田建成,亟须一套采气工岗位标准化手册。张义铁和同事们在山上风餐露宿,讨论标准制定。

  当地阴冷潮湿,床一摸,湿漉漉;蚊虫满天,还得防蛇咬,穿鞋前抖一抖,说不定抖出蜈蚣。“7点上班,下班后还得‘晚自习’。”张义铁和同事们常常忙到凌晨。在张义铁带领下,团队“跨界”建立起的新体系,达到行业领先水平。

  去年,“张义铁技能大师工作室”被评为“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”。“一毫一厘,追求极致,这就是工匠精神。”张义铁说。

  “中国古代工匠尊敬职业、德艺兼修、物我合一,新时代工匠精神也是如此。有了工匠精神滋养,一定可以锻造一支有理想、懂技术、敢担当的技能人才队伍。”相关专家表示。

  人社部开展技能振兴专项活动,在重点城市建立培养体系完善、考核评价科学的技能人才工作机制

 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方案,于2019年至2021年,持续开展职业技能提升行动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